来源:华尔街见闻

  美联储在大选年降息并非闻所未闻,但相对不寻常,这次鲍威尔又会帮谁入主白宫?

  美联储可能想避开美国总统大选的聚光灯,因为一系列新的预测显示,其在选举日之前不太可能降息。

  美联储周四将基准利率维持在5.25%-5.50%不变,该利率自去年7月以来一直维持在这一水平。

  他们发布的预测还显示,在开始降息方面,他们比以前更加犹豫。高借贷成本使得美国人用信贷购买从洗衣机到汽车再到房子的任何东西都变得更加昂贵,这种情况导致美国消费者对拜登一直持悲观态度。

降息撞上大选年!这次美联储想主动避开政治漩涡?  第1张

  就在今年3月,美联储官员还预测利率今年将降息75个基点,这一前景意味着从今年夏天开始降息,一直持续到11月5日的总统大选。这可能会让美联储受到批评,即左右了拜登与前总统特朗普之间的“复赛”。

  但现在,在通胀高于预期且就业市场依然强劲的情况下,官员们已经放弃了这一预测,预计今年仅降息25个基点,这一前景表明,在12月的最后一次议息会议之前,美联储不太可能采取任何行动。

  就投资者而言,他们并没有完全放弃提前加息的希望,这将使美联储继续成为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的焦点。利率期货市场仍认为9月份降息的可能性约为六成。

  美联储降息可能会改善消费者情绪,这将对拜登有利。特朗普今年早些时候就已“发声”,他说,“我认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可能会做一些对民主党有利的事情。在我看来,他试图降低利率,也许是为了让某人当选,我不知道。”

  美联储推迟到大选之后降息可能对拜登不利。民调显示,尽管失业率接近历史新低,家庭财富创历史新高,经济增长也高于趋势水平,但拜登在处理经济问题上的得分很低。

  共和党顾问Jeanette Hoffman说,“这对拜登的竞选团队来说显然是个坏消息,拜登一直在拼命让选民相信,拜登经济学让美国经济处于良好状态。”

  当被问及这一转变时,白宫新闻秘书让-皮埃尔表示,政府对此不予置评,“我们一直非常清楚美联储的立场。他们是独立的。”我们不评论美联储”。

降息撞上大选年!这次美联储想主动避开政治漩涡?  第2张

  特朗普竞选团队全国新闻秘书Karoline Leavitt说,“在经历了四年严重的通胀之后,从杂货店到加油站的各个家庭都受到了伤害,美国人相信特朗普总统能够修复我们的经济,让更多的钱回到他们的口袋里,就像他在第一个任期内所做的那样。”

  降息撞上大选年并非首例

  美联储在大选年降息并非闻所未闻,但相对不寻常。最近一次发生在2020年,当时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鲍威尔领导的美联储将利率降至接近零的水平,以应对突然爆发的新冠疫情。但同年11月,特朗普还是输给了拜登。

  除此之外,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08年秋季,当时金融危机正在爆发,由伯南克领导的美联储多次降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正在角逐白宫,最终奥巴马赢了。

  1992年,面对不断上升的失业率,格林斯潘领导的美联储在大选日之前的几个月里多次降息。共和党人老布什哀叹美联储的反应太少、太迟,并将自己败给民主党人克林顿的部分原因归咎于此。

  老布什在1998年接受采访时说,“我认为,如果利率下调得更大,我可能会再次当选总统,因为我们的经济复苏会更加明显。我重新任命了他(格林斯潘),但他让我失望了。”

  降息仍有变数

  可以肯定的是,未来几个月的情况可能会发生足够大的变化,从而促使美联储在9月中旬的会议上降息,也就是大选前七周,尽管降息的方式不一定会对拜登有利。

  鲍威尔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列出了开始降息的两种情况:要么美联储对通胀持续放缓至2%的目标更有信心,要么劳动力市场状况出现“意外恶化”。

  如果使得美联储降息的导火索是前者,那对拜登来说可能是个好兆头。如果是后者,这可能对特朗普有利。

  鲍威尔说,如果我们看到劳动力市场“令人不安的疲软程度超过预期”,那么降息的时间可能会早于目前的预测。“我们完全理解风险,但这不是我们的计划。”